河不狗

蓝河prprprpr

[Dickfigures红蓝]被红色弄脏了可如何是好 |下|

白写鲤鱼王:

依旧是DF,寒窟取暖用。






咸腥的海水从他的嘴里溢出,没有颜色的液体堵塞着Blue的呼吸道。Red一边用力的拍着他的后背看着那些液体被吐出,直到最后一滴不知道是唾液还是海水的液体滑到唇边,Red吻了上去。


这本是一个正直的吻,因为它的目的不是传达爱意,而是传达生机。


Red亲到了Blue的嘴唇,软的就像一个梦,差点拉下他坠入什么地方从而忘记了要将空气渡给这个快窒息的人。


当然,凡事还是差点。


昏迷的Blue不知道也感觉不到濒死时的空气是多么甘美的味道,他只是在意识的虚无中本能的松了口气。


“呜啊…头好疼…”在一片焦躁的电子声中醒来的Blue,他的脑袋还是像进了水一样的昏沉就得被迫接受如此激昂的音乐。


“Red?”他习惯性的喊了Red的名字,以往他每次不明不白的昏迷然后苏醒的时候都会喊他,理智很明白罪魁祸首肯定是他,潜意识里又希望不是他在闯祸。


“hmm?”嘴里在吃着什么的Red好像不能用更清晰的语调说话,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我…”听到了他的声音Blue多少有些放心了,开始回忆自己究竟为何会落入这番田地。接着他慢慢的抬起了手,斑驳的红色和蓝色刺痛了他的眼球。


从此他们便经常游走着寻找名为Blue色的颜色。


有的时候Blue也会狐疑的看着身边这个一向“天上地下老子最大”的人突然的严肃表情,自己仿佛要重新认识一下他。


连浣熊都束手无策了,世界上好像一点Blue色都没有了。


“如果世界上还有一种,是你的颜色的话。”


Red突然这么对他说。


“?”


Red咬了咬牙,扒开自己的胸口,仿佛审视自己是他的日常,一颗跳动的心被托在掌心拿了出来。


“…?!”Blue还没有反应过来,心脏就已经这样唐突的出现了。“我的颜色…?可是..为什么?”Blue慢慢的看向Red的脸,答案呼之欲出,斑驳的脸漫开了一层绯红。


被红色弄脏了。


Red伸了伸手,示意Blue把心脏接过去,自己别着脸,藏在阴影里。


如果说海的颜色是近似Blue色的话,那么这颗闪闪亮亮的海蓝色的心脏就完全是Blue的颜色了。


在Blue的手中,这颗耀眼的海蓝色不停的跳动着。


“等等,是不是我用了它,它就会失去颜色?”Blue突然想起什么,害怕这颗心脏的结局像是角落里失去了颜色的那老去的肉块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担心红色不会侵蚀Blue的颜色。


“当然会啊。”Red用他一贯不在意的语气回答,却用尽了全身力气。多年珍藏的秘密却要在暴露的当天就要消失,这真是世界上藏的最深也是最悲惨的暗恋了。


没有办法拒绝的Red没有办法摇头,没有办法接受的Blue没有办法行动。一颗不算大的心脏里满溢着他的颜色,这是只有特定的人才会感受到的奇特重量。


没有付出的人居然付出,反而是接受的拒绝接受了。


泪水夺眶而出,Blue只想哭泣,放声的大哭。


眼泪吧嗒吧嗒的一滴一滴落下,这颗心被使用之后就没有颜色了,泪水里仿佛来回的呼喊着这句话。


这颗心被使用之后就没有颜色了,原本海蓝的内里会变得一片空白。Blue一点都不想这样,于是他把心脏用力的推了回去。


“我不要这样!”Blue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眼泪有的顺着脸有的顺着手开始,一点一点的溶解掉了身上的红色。


Red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开始哭泣起来,死命的抱着Blue哭泣起来,眼泪沾在他的身上又洗去了红色。


洗去了红色,蓝色显现出来,是恋爱的颜色。




END。








结局敷衍,所以我才不想发的啦…顺便初稿这里Blue的眼泪其实是被○哭出来的。


我还想当个好人所以(ry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