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不狗

蓝河prprprpr

[弹丸2日向创中心]日向くん!この程度の不幸なら我慢してください!#03

白写鲤鱼王:



时隔已久的发病,依旧是日向中心的小故事集。
神日,狛日有,不可思议可能是系列。







学园欺凌



棕黑色的脚印不规律的排列在白色的短袖衬衫上,象征着脚印的主人征服过的足迹又多了一件衬衫的长度。

泛红的皮肤和渗血的伤口老实的待在能被衣物掩盖的位置,衣物却掩盖不住吃痛的吸气声。

恶劣的嘲笑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围住日向,吵得人耳根和脑子都止不住地发疼。

污脏的痕迹,伤口还有恶性质的笑。

日向抚着肋部的淤青,眼珠不甘的盯着那些声音,另一只手牢牢的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栏杆。

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又把自己快要倒下的身躯再次驱起,摇摇晃晃的身体站在黄昏下,发丝反射过最后的一点光。

“还能站的起来吗?嗯,看来我们当中的有些人不够卖力啊?你说是不是啊?”
声音的排列出现了一点变化,像是乌黑的蜂巢被风碾过。

“狛 枝 君。”




捉迷藏



“创…?”

神座回过头,空荡荡的走廊又暗又窄,黑暗像是固化了一般挤压着人的生存空间。

从唯一的窗里进入的日光射在室内唯一的活物上,出流的手臂上的伤口因为接触着冰冷的空气而滋生出酥麻的感觉。

“创,你在哪?”

声音传达出去,被每一面墙壁回绝而来回弹跳着,直到整条狭窄的走廊都微微震动。

“不行啊出流,游戏还没结束呢。”

耳边虽然响起了创的声音,但走廊上的光依旧只照着那个唯一的活物。




不可思议之一



无人的音乐室里传出了钢琴的声音,钢琴键被敲打的清脆声音被埋没在音乐里,寂静的晚上被贝多芬给充满了。

“唉,这个时候音乐室还有人吗?”

日向将忘带的教科书塞到包里,目光转向音乐室的方向。

“唉,挺好听的呢。”

放慢了脚步的他慢慢的移动到了音乐室的门口,刚打算打开门突然背后一僵。

等,等等,我记得校园七大不可思议的确是有…音乐室的幽灵的?

日向突然想起了,手僵持在门把的上方。

“每个学校都有这种传言…肯定是骗人的啦。”

日向创微笑着打开了门,笑容被冻住了。

月光从窗户进入,大片的淡白色铺在学校的老式钢琴上。钢琴凳上坐着的半透明的人

影被月光无情的拒绝,依旧是有些暗的颜色。

那双在黑白键上流动的手停了下来,琴声戛然而止。

“啊…你好?”




马拉松



凝结在汗水里的景色,是现实被无限压缩,直到像万华镜里的景色一样被扭曲的不像话的世界。

现在的日向正在不断产出着这样的世界,从汗腺诞生到砸在地面上迸裂的毁灭,每颗汗珠都闪着让常人不能理解的,青春活剧般的光芒。

“哈啊,哈啊,哈啊。”

肺部的不断收缩使得他的胸口格外的闷痛,但某种无谓的责任感又逼迫他忍耐着这样委屈的痛不断的向前跑。

阳光带着灼热的温度缠绕在无比沉重的四肢上,刺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夏日带着蝉鸣的声音像一堵无形的墙阻着他的前进,后面此起彼伏的“日向君请不要勉强了!”的声音又是一堵墙赌气似的推着他。

啊,不管了,我一定要跑完。

带着这样倔强的心情,日向又加快了一点步伐。

评论

热度(31)

  1. 河不狗RK鲤鱼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