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不狗

蓝河prprprpr

[弹丸2日向创中心]日向くん!その程度の不幸なら我慢してください!#2

白写鲤鱼王:

好,接着犯病,间隔有点长。


依旧是神日,这次没有狛日,日向君是我的太阳。


 


#地震预报


他手上的筷子还夹着米饭,廉价的木头质感让这双筷子看上去平凡至极。


电视机里的节目还在继续着,只是上端多了一道滚动的横条。平凡的筷子被普通的抬起,将温热的米粒送进口中之后放下。


“出流。”日向看着他的胞弟,乌黑的长发被暖色的灯光映出让人安心的光。“为什么不幸那么多,却影响不到我们呢。”


神座抬起头看着日向,看了一会又转身去倒了杯水,放在他的面前。


“昨天有个疯女人炸了河边的化工厂。”神作的手还抓着杯子,小小的杯子里面有看似透明的液体在摇晃着。


“东西全流到了河里。”


说完这句话之后,神座又喝掉了那杯水,日向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沸水的声音。


 


#镜面社会


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我看到了今天来的那批犯人,在一群垂头丧气的人脸当中,有一张和我很像。


直到有人押住他的肩膀带到我的面前。


不是很像,是一个理发店镜子里的我。这让我想起我那未曾谋面的双胞胎哥哥。


“出流…?”


他叫出了我的名字,看来我那未曾谋面的父亲并没有隐瞒我的存在。


“创。”


我半跪着直视着被人压制着跪在地面上的他,第一次见面的我们熟络的叫着对方的名字。


“刑期?”我问押着他的狱警,尽管如此我还是看着他。


“无期徒刑的希望。”


我看着面前这副败家犬模样的我的哥哥,即使是这幅理当绝望的模样,居然也是令人发指的希望满溢。无期徒刑不为过,不如说为什么没得到死刑才让人大吃一惊。


江之岛究竟在想什么?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江之岛的影像突然出现,啧,下次一定要把那能投影的玩意儿拆个干净。


“噗噗噗!这是礼物哟!礼物!给处于绝望最高点的神座君的,礼物!”


她还是照样抱着她那丑不拉叽的布偶熊,像是用血调和成的颜色均匀分布的涂在每个指甲上,并拢的五指连着血红色的指甲一起遮住了她绝望角度的笑容。


“绝望的TOP.1果然还得是我的!在此之前你就用你唯一的亲人这点希望调和成TOP.2忍耐一下吧!”


什么TOP.2、TOP.2的,牛郎吗。


“江之岛啊。”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这里,是不是有问题?”


 


#泥泞


刚下过雨的地面泛着水光,空气是冷冽的清新,仿佛能让人张开天线上的毛孔一起呼吸雨过的味道。


日向创站在泥泞的小路面前,树上的滴水打湿了他的额发。五色石子铺成的小道上,到处都是棕红的泥水,带着星星点点的泥块散落着。


他思考了一会儿,红棕的泥水倒映出他难看的脸色。最终还是心疼的踩上了泥块,新买的鞋很快沾上了大小不一的泥块。


这里的常规发展,是鞋头磕到顽固的突起,然后摔倒。


但日向君是一个平凡又超凡的人。


他踩到了一颗被泥块包裹着的鹅卵石,脚下一滑,栽到了泥里。


 


#压缩


日向打开本子,小米大的虫子尸体成为了白页上的平面标本。


他对着虫子的尸体叹了口气,拿铅笔小心的挑掉了它,有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来了。


任何东西到了这份上,就像是罐头里的午餐肉,真空包装的干菇,捆绑销售的黄瓜,特价的鸡蛋。


逆流而上的鱼,喜暗的植物,厌氧的菌,找死的虫。










感谢观看,可能还会有3.

评论

热度(37)

  1. 河不狗RK鲤鱼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