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不狗

蓝河prprprpr

[逆转御成]款冬高塔 |下|

白写鲤鱼王:

完全变成了吐槽海洋的庭审,我会反省的(虽然每次都说会反省其实根本没有反省的迹象


Ⅱ 审问


第三候审室上午 7:30


成步堂「为什么一进法院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千寻「毕竟是法院,因为某些原因,是会变成这样的。」


成步堂「那能告诉我法院门口那个“今日是御剑怜侍×成步堂龙一的审理”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两个人的审理在一起啊而且搞的跟结婚一样!」


千寻「因为考虑到两人是亲友关系,一起审问的话对庭审会更加有力所以放在了一起。上半场是御剑君的,下半场是你的。虽然我认为上半场有结果的话就不需要下半场了。」


成步堂「?」


千寻「没什么,赶快进去吧,别捡花了!会有人来清扫掉的。」


第三法庭上午 7:45


审判长「那么,我宣布,针对御剑怜侍的花吐症特别法庭,开庭。那么进行一下说明。花吐症特别法庭与一般法庭不一样,是政府为了减少花吐症死亡率而设置的强制审问的法庭。一旦从被告人嘴里得知喜欢的对象则会勒令强制告白,不管成败与否。审问人由被告人的亲友担当对被告人进行轮番审问是被告人吐露心事,今天由于被告的亲友身份特殊关系,上半场审问人主要由成步堂龙一君担任,下半场由御剑怜侍君担任。那么,成步堂君,可以开始了。」


成步堂「就算你突然要我开始我也…」


美贯「爸爸,其实解决了精神枷锁就没问题了吧?那就从精神枷锁开始入手好了。」


成步堂「说的也是,那么我找找勾玉…くらえ!御剑,你喜欢的人…是谁?」


御剑「都说过了和你们没关系!反正我和那人没可能的!」


成步堂「待った!不可能没有丝毫关系!我们认识御剑,御剑认识那人怎么能叫没有关系!而且御剑认识的人也差不多都是我们认识的,这点我坚决不认同!」


御剑「異議あり!我也是有私生活的好吗!为什么你们觉得我的私生活是围绕着法庭来转的啊!」


狩魔「異議あり!你的私生活不也是围绕着法庭来转的吗!」


御剑「冥!」


真宵「解开了一道精神枷锁!」


成步堂「哦!就是这个感觉!如果能进一步攻克的话!那么目标就能锁定在我们认识的人里面了吧?」


美贯「唉,可是跟御剑叔叔关系很好的女性也就只有冥姐姐和大婶了吧?」


御剑「我什么时候和大婶关系好了!」


成步堂「那答案不就很明显的指向了冥小姐了吗!」


狩魔「关于这点我可以很果断说不是。」


御剑「嗯,我也可以否认。」


真宵「成步堂,似乎是真话啊。而且第二道精神枷锁也解开了。」


成步堂「唉,没理由啊。难道是说因为是青梅竹马没有新鲜感才不喜欢冥小姐的吗?」


御剑「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是因为青梅竹马没有新鲜感才不喜欢冥的!」


千寻「为什么青梅竹马四个字要咬得那么重呢?御剑君?」


成步堂「老师,这里是纠结读音重轻的场合吗?!」


千寻「但是你看他,在慌张哦。再说了,虚张声势不是我们最擅长的事情嘛(小声)」


御剑「并…并不是刻意咬…咬重的!」


美贯「在结巴呢。」


真宵「在抖呢。」


千寻「好,那么范围可以锁定在青梅竹马里面了吧。」


成步堂「唉?这么果断的?」


千寻「因为他急着辩解嘛,而且还下意识在青梅竹马上咬重,应该是想解释给青梅竹马听吧?」


成步堂「是…是这样的吗…!」


真宵「第三道枷锁在这个时候解开了!」


成步堂「意外的好攻克啊御剑,只有两道锁了不如你就老实交代吧。」


御剑「…你们问出来又如何!总之我和他…是…是没可能的!」


美贯「啊!美贯听到了!是“他”!」


成步堂「哎!对象是男性吗!那将两个条件合在一起的话…」


真宵「第四道枷锁掉的也太快了吧!」


千寻「先不去管那个,成步堂君,我这边倒是有话问你。」


成步堂「唉,什么!?」


千寻「大前天下午,你在干什么。」


成步堂「事到如今又来?!都…都说了吃拉面去了!」


美贯「唉,可是那天不是拉面文化节,拉面大叔去参加了啊!」


成步堂「什么啊那种随意的文化节!我去别的地方吃不行吗!世界上难道只有楼下一家拉面摊吗!」


真宵「異議あり!那么成步堂你说出名字!你不就是只知道楼下一家吗!」


成步堂「…我……好了!我交代!我是去看御剑坐镇的裁判了!可以了吧!」


美贯「啊,原来爸爸每次那个打扮出门是去看御剑叔叔的裁判了啊!」


成步堂「别说多余的话啊美贯!」


真宵「最后一道精神枷锁为什么这个时候解开了?!」


成步堂「总…总之,我的话题到此为止。五道锁都已经解除,御剑,你也差不多该吐露心声了吧!」


御剑「啧,居然被逼到这个地步,只能说了吗。」


成步堂「喂那个认罪犯人一样的语气,不要紧吗?!」


御剑「成步堂龙一!你给我听好了!」


成步堂「…是?!」


御剑「我喜欢的人,是你们认识的,是青梅竹马,是男性,就是你啊!我喜欢你,成步堂龙一!」


美贯「爹地!」


成步堂「美贯你倒戈的好快!」


千寻「没有半点惊喜感。」


狩魔「嗯,我也是。不过到了这个份上还会被拒绝的话,活该吐花到死。」


美贯「爸爸!答复呢!」


真宵「啊,好可惜没有带鸡蛋来。用成步堂的脸煮熟的鸡蛋一定是名律师味的!」


成步堂「哪有那种味道啊!」


千寻「成步堂君,一味的拖延下去也没有意义,你还是老实交代吧。」


成步堂「好,好啦。我说,我也是,我也是喜欢着御剑的。可以了吧!」


审判长「好的,那么本案到此宣判。」


有   戏


成步堂「異議あり!有戏是什么啊!好过分啊法庭!我觉得我一年份的作为律师的脸都已经丢光了,够了,我一年都不想站在辩护侧了!」


美贯「所以最后也没能知道爸爸吐的是什么花呢,都融化成这些亮晶晶的水了。」


狩魔「是扶桑,马来西亚的国花,锦葵科木槿属灌木,花语是“我相信你”,日本没有分布这种花所以你们没见过。」


御剑「作为一个检事你的知识还真是丰富到多余呢。」


狩魔「HOME闭嘴。」




end.

评论

热度(47)

  1. 河不狗RK鲤鱼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