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不狗

蓝河prprprpr

[Dickfigures红蓝]被红色弄脏了可如何是好 |上|

白写鲤鱼王:

DF,红蓝,寒窟取暖用。




今天的blue也没能如愿过个正常人的一天,red一早起来就呜哩哇啦的吐了他一身血。


没错,血。


因为是红色的,blue当然这样理所当然的认为了。


一定是这个混蛋喝太多酒了才会胃出血的这么猛,blue走进浴室准备洗掉这一身红颜色的时候愤愤的想。


门外的red熟练地扒开了自己的肚子,鲜红的内部没了颜色,空荡荡的映着身后的景色,随意摆放的手柄安逸的坐在沙发上。


“啊——blue?”red好像意识到了什么,“blue?”


“又怎么了!”包着浴巾的blue面色不善的走了出来,淡红的水滴还挂在他的发梢。涂抹着红色的蓝色的确不是什么好看的颜色,乱七八糟的像red的狗窝。


“呃——我想说,我刚刚吐出来的好像是自己的颜料。”


“颜料…”blue颤抖的举起自己手,眼睛盯着他,红色缝隙里的蓝色和蓝色上覆盖的红色格外刺眼。


这个世界,拿颜色区分着你我,区分着爱着的人和恨着的人。


惊吓的尖叫响彻整栋公寓楼,电线杆上的麻雀都慌忙飞走,留下微微晃荡的黑色胶皮电线。这样刺激的音量,就算耳聋如dingleberry也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被红色弄脏了,这可如何是好。


blue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被红色弄脏的身体。


“可恶,red这家伙…闯了祸就给我跑掉了!”blue依旧不忘抱怨这台永不罢工的麻烦制造机。


这的确是个不小的麻烦就是了,颜料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清洗掉的东西。


漫长的沮丧中,茶几上多出了一块天蓝色的东西。“blue!你看我带什么回来了!”连个喷嚏都没打的那个被抱怨着的家伙终于又出现了。


“哈——什么…”blue慢慢的转头,等到看清茶几上的东西时差点咬到了舌头。


“等..等等!这不是dingleberry的肢体?!还在淌着血呢!”


“将就一下啦,这样你就能变回蓝色了。”


Red自顾自地就拿起天蓝色的肉块在blue身上涂抹起来,这回是确凿的鲜血湿淋淋的淌在blue污脏的身体上。


“喂..喂!还流着血呢笨蛋!再说了,除了你这个超脱常识的谁还能把自己的颜料弄到别的地方啊!”


一边这么说着的blue一边看着天蓝色的肉块在自己的皮肤上滑出了晴朗的痕迹。


“哈..哈哈…今天是什么涂色日吗?!”


blue傻掉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又缩了回去,但是天蓝色只是存在了一会儿,几秒后居然被那令人头疼的红色慢慢侵蚀掉了。


“hummmmm”red随意的丢掉了陪伴着dingleberry多年岁月的肉体,皱着眉看着blue。“这个跟你原来的不是颜色哎。”


Blue嘴里正碎碎念着“不愧是red的红色,真是霸道的让人生气”只从中挤出一个“啊是啊”来搪塞这色盲的家伙。


“海蓝色吧?”摩挲着缝隙中的蓝色,red反问又像是设问。


 


 


“所以我就要带你来海边?!?这他妈什么逻辑!!!”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哭丧着脸望着试图把卡农换成重金属乐的red,没钱换减速玻璃的blue的心情和窗外飞驰的风景一样乱糟糟的。


red收回了对车载播放器的魔爪,“那我来开?”。一瞬间那红色的恶魔驾驶着疾驰的汽车冲撞向一条条鲜活生命的景象在blue脑中闪过,他抱住方向盘,“不用了!!!”。


就这样来到了海边,海风掺杂着咸腥的味道拌杂着舒畅的感觉,吹过海滩。


“快进去啊。”red用手拍了拍海水,白色的浪花溅了起来。


“……”


“怎么了?”


“……”


Blue望着湛蓝色的咸腥海水,什么也不想说。两人一同沉默许久,blue忍不住抽搐着嘴角看着这个从小到大除了F以外没拿过别的成绩的友人。


刚想问一句你知不知道海水是没有颜色的就被red一脚踹下了海。


过了一会,一个头从海里探出头来,blue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刚想对那个晒着太阳的罪魁祸首说教,忽然照耀着自己阳光不见了。


不见了的意思就是,变暗了。


巨大的浪在blue身后,白色的浪尖被海蓝色的浪身托着,倒是十分骄傲。


瞬间就被吞没,不管是谁也好,一个也没有反应过来。


“blue? blue?”巨大的浪声响起,就算没感觉的像red一样都反应过来什么了。摘下了墨镜的red猛地扎进了那近乎blue色的海洋。


水里的声音听起来很怪,像是自己的心脏在拼命跳动,在这样的水里,哪里都没有blue的身影。


“blu…咕噜”到嘴的音节最后变成了一个个的泡泡,上升、炸裂,谁也没有传达到。“咕..b…咕噜”上升、炸裂,传达不到blue那里。


如果blue不在了?


这样的想法突然蹦出来,占据了red那杏仁般大小的脑子全部。


 


 


 


 


 


 


脑子变得空白,不多的氧气从嘴角漏了出来,变成泡泡。


 


 


“r..咕噜..r…ed。”一个泡泡在他的耳边炸开了,带出了让人怀念的声音。


“咕噜咕噜..re..d”又一个泡泡在他的耳边炸开了,又是让人怀念的声音,唤他名字的每一拍,都恰好踩中海中的心脏跳动的主旋律。


Blue在缓缓的下沉,半眯着的眼睛看着气泡炸裂在他的耳边,更多的气泡从无意识张开的他的嘴中挣脱出来。


Red把blue救上来的时候,blue还在理所当然的昏迷中。


 


Tbc.


 


 


 


一边写一边改真是效率低下,这篇改一改还是勉强能看?


可惜史密斯夫妇那篇我感觉已经boom到修改不能的地步了:D


写上了是为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战友,顺便第五季的大结局当我没看,不过他们很幸福。



评论

热度(49)

  1. 河不狗RK鲤鱼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