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不狗

蓝河prprprpr

[弹丸2神日]关于监禁预备学科的谈话

白写鲤鱼王:

弹丸2的ed后背景(大概,喜欢弟弟骑士型的神座,日向不管怎样都喜欢。以及在狛枝生日不久写这个的我可能不会读空气:D


日向创,男,预备学科。


现在,正躺在一片向日葵中,望着头顶的红瞳,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你在干嘛?」


左右望了望自己身旁的两只手和倾斜在自己腹部的漆黑长发,日向创在此提问。


「如你所见,地咚。」


日向前后摇晃着的天线猛地僵了一下,周围摇晃着的向日葵也跟着停顿了一小下。


「你居然还知道“咚”吗…等等,不对啊。请好好说明一下现在的状况,为什么我又得出现在脑内世界不可啊!」


「啊,关于这点。」


松开了手对身体的支撑,神座的上身准确的落在了名为日向创的肉垫上。将下巴抵在引以为傲的91厘米胸部之间,神座挑开了一束阻碍视线的黑发。


「是关于监禁你的实验。」


「那种危险的实验请立刻停止。」


「实验成功那么行动就成功了。」


「喂实验跟行动是放在一起的吗?!」


看着完全不为所动的神座,日向知道靠吐槽是丝毫不能动摇这位全能的自己的,他叹了口气。


「所以,是什么样的实验呢?」


「不让创出去就算是成功了。」转了转头,将耳朵贴上胸膛,双手搂上日向的腰,神座这么说了。


「你觉得这么死抱着就能让我出不去吗?」


「这是方案一,毕竟我也是有超高校的大力士才能傍身的人,但是考虑到可能会挤破创的内脏,所以又有了方案二。」神座一挥手,一棵巨大的樱花树拔地而起,掉落的樱花花瓣晃晃悠悠的飘落在日向的鼻尖。


「用治愈系的樱花树让创不想离开。」


日向皱了皱眉。


「怎么,是不喜欢粉色的吗?那么红色的如何。」


鼻尖的淡粉忽然变成血红,阳光踩着大红色的樱花花瓣散在日向的脸上,像一片红雾。日向依然皱着眉头。


「会让我想起樱饼的,快弄走。」


「这样。」


樱花树瞬间被分解成一粒一粒的粉尘被吹向天空。


「因为内裤是樱花底的以为你喜欢。」


「这个跟那个是两码事,先不管这个为什么向日葵好像是在跟着我的头发动。」


「因为是向日葵。」


神座把日字掐的格外重。


「别擅自把我的头发设定成光源啊!算了,第三种方案是什么?」


神座出流从日向身上爬起,又把日向拉了起来。两人的中间突然出现了一张被炉,被炉上出现了一盘草饼。


「方案三,这里有吃不完的草饼。」


「…在脑内世界吃太多草饼也没有意义吧。」


虽然这么说着日向还是拿起盘中的草饼送入了嘴中,将软糯的如同人的内心一样的草饼咬了一块,嚼了几下之后,日向创显得有些惊奇。


「啊,意外的好好..呃!」


父母让我们在吃东西时不说话并不是不无道理的,神座递上一杯茶。


「方案四,拯救快要噎死的创使其以身相许。」


借助茶水咽下草饼的日向又差点把水喷出。


「是你谋划的啊!真是的,考虑考虑草饼的感受啊!」


日向君,关心的对象错了呢。两口解决手中的草饼,日向这回是在确认了所有草饼都已经咽下的情况下才开口的。


「呃!」


不幸的是,一次性吃太多也是会被噎住的。


「方案四重复使用两次并不在我的计算范围。」


日向喝光了杯中的茶。


「说起来,说是监禁,地点却在这样罗曼蒂克氛围的花田真的好吗?」


「不愧是创,这里就是使用方案五的场合了。」


向日葵一棵接着一棵的钻回地底,灰黑的水泥地开始在裹有毛绒青草的大地上蔓延,日向与神座的周围出现了一圈柱状的铁栏杆。


「卖点是监狱PLAY?」


一下子进入了黑暗场景让日向有些不适应。


「不。」


神座轻轻的摇了摇头,过多过长的头发使这个动作看上去无比沉重。


「卖点是冰冷牢笼中的温暖,被炉是也。」


「什么是也啊好可怕啊!还有被炉原来是有准备的吗才不温暖啊!!」


神座的身体似乎因为日向的这番发言僵了一下。


「还以为这会是绝杀,是我太小看创了。」


「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人啊这样就会被绝杀!」


日向不禁想要抱头痛哭。


「那么是方案六,在我心里,创是十分温柔且感情细腻的人哦。」


「把哦去掉,用你那种棒读的口吻来说反而让人火大呢。」


「在我心里,创是十分温柔且感情细腻的人啊。」


这遍倒是好听的让耳朵都开始战栗了,但是日向却青着脸捂着耳朵大喊。


「虽然好听但是意外的吓人啊你不是没感情的吗!?」


「稍微动用了超高校级的声优才能而已,顺带一提这是方案七。」


「……」


「创不吐槽的话方案八会切入的很唐突的。」


啊,原来是这样,控制槽点来引导我的吐槽从而先知般的安排好下一方案。那么,就吐槽与上个方案完全不相关的东西!日向创好像把该打碎的言论塞进了脑子里。


「想看魔术。」


「…好的,那么由我来表演徒手变枪。」


神座这么说着在手上生成出了一把沃○P1手枪,扳机按动在被炉上打出了八个弹孔。


「原本定在方案十六进行俄罗斯转盘的,实在是可惜。」


「等等啊!方案十五的我到底吐槽了什么落入了那番境地啊!」


「创已经改变了未来,没必要知道了。」


「什么未来不未来的,别再说了。」


日向头上的天线开始萎靡。


「没有什么更像样一点的方案吗?」


日向痛心疾首,回想了一下自从被炉开始就尽是毫无作用的方案。唉,不对,前面的方面有作用的吗。


「没有了,因为创改变了走向所以不想去计划新的方案了。」


「你还真是随性。」


神座赤红色的眼睛穿过束束黑发将视线落在日向平凡的眼球上。


「其实所有决定权都在创的手上,那时候是这样,这次也不例外。」


被修身西装包裹着的手臂一挥,阴暗的牢房开始解体,脚下也从水泥慢慢变回了青草。


向日葵重新冒头,光源依旧是日向的天线。


「你是说,由我来决定自己的监禁与否?喂喂,没有谁会这么干的吧。」


日向摆出一副“难办了呢”的表情挠了挠后脑勺。


「创会。」


神座直盯着日向,同时还冒着白烟的被炉也慢慢腐化在了土里。


「创想留下来对吧。」


明明神座动也没动,自己却感觉已经被逼到了墙角,是死胡同。


「那出流为什么想要监禁我呢?如果是想要第一人格的顺位,你知道我不会不给你的。」


不是想要逃脱而是向对方送出了言弹,这样的举动也确实是预备学科日向创该干的没错了。


「想要只和创呆在一起,不想把创分给外面那群家伙。」


呜哇,这家伙面不改色的打了一记直球过来啊。


「如果和出流在一起的话,我不介意哦,留下来什么的。」


在被神座说出那番话之后墙角的压迫感就不见了,日向整理了心跳,摸上神座的脑袋。


「但是我还有事情要做,就算是预备学科,也还是有人需要我不是吗?等我做完了,别人不再需要我了,我会主动来找出流的。」


神座点了点头,黑色的发丝摇晃着,摇晃着。


「那么出流在我来找你之前要安分一点啊,毕竟我最喜欢出流了。」


「我也最喜欢创。」


日向创的身影消失在了脑内世界。


「日向君?日向君?」


日向睁眼时,模糊的视野里似乎有一只白色的海藻在晃动。


「狛枝?」


待到神志清醒之后,日向才认出那并非是什么白色的海藻,而是狛枝凪斗的头发。


「这是第几次了,都说了不要再非法入侵我的房间了不是吗?!」


日向闭上眼,又重新睁开。


「再有下次,杀了你哦。」


眼里净是触目惊心的红色,一瞬间又消失掉了。



评论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