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不狗

蓝河prprprpr

[全职周江]踪明皆失的文月假期 |下|

白写鲤鱼王:

|上|请戳→http://iusha.lofter.com/post/1d2809a0_6cb8c3d








Ⅱ失明




众人回到了轮回,本来挤在江波涛房里嘘寒问暖的众人被周泽楷用眼神一个一个逼跑了。




终于只剩两个人,江波涛还有些不太习惯突然安静下来的空气。“小周,我想吃可○多。”他扯了扯周泽楷的衣角,记忆中的衣角位置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改变。“我去买。”周泽楷弯下腰掀开江波涛软绵绵的刘海,在没有旁人的打扰下终于能够光明正大的亲上。




江波涛哭笑不得,“房间里的小冰箱就有啊,不过我忘了还有没有芒果味的了。没有的话,楼下茶水间的房间里应该还有,麻烦你啦。”




周泽楷在小冰箱里找到了一支芒果味的,他帮着撕开纸皮递到江波涛手里。期待这看不见的江波涛会不会出现他以前讲过的把冰淇淋吃到鼻子里的情况发生。可惜天不遂人愿,江波涛凭借着多年吃可○多的经验完美的解决了它。




周泽楷等的太专注,甚至没注意到江波涛吃冰淇淋的时候格外色情。




吃完了甜甜的东西,江波涛想晒晒太阳。




枪王大人觉得证明自己的时候到了,他抱起江波涛用手肘开了门,直往楼梯前进。吴启回房间的时候看到了两人,自觉地选择了放慢脚步,缩在房门的凹槽。




“嗯…”周泽楷对吴启投来一个赞同的眼神。




虽然江波涛一直说自己能走,但是沉默的枪王只是说着“我行”就这么上了三楼。经过技术部和公关部合在一起的办公室的时候,听见了女性的兴奋地尖叫。




技术部。主营银装制作,游戏分析,提升战队实力。公关部则是负责宣传和战队网站的建设。大多是女性画手写手什么的和一小撮程序员。因为两个部的人数不多,所以合在一个办公室,俗称技工部。




而江波涛向来是最怕经过技工部的,只是偶尔想去大阳台晒晒太阳,回来就发现官方论坛又出现几个被顶得热火朝天的帖子。帖子内容姑且不提,反正回复都是清一色的“轮回亲妈又发糖。”“亲妈太棒,一本满足:D。”“嘘!亲妈都用马甲了你们还暴露她!”“好的,官逼同我也不活了。”




“快快快小周放我下来!”就算没有眼睛也知道是谁在尖叫,官方画手这样真的好吗?!这次江波涛挣扎地幅度格外大,周泽楷也只好放他下来。扶着他的手走过了文化廊,经过正副队长角色的合照那张画时,江波涛停顿了一会。




“是这里吧?”“嗯““就算看不见了果然还是忘不了呢,等能看见了再来好好重温吧。”




两人走到了大阳台的位置。叫它大阳台不是没有道理的,坐落在轮回三楼的这个阳台,占了整个轮回俱乐部的长度24米,宽度跟楼下的会议室一样是8米,占了整层的三分之一。




其实这个地方吧,冬天来比较好。拉开了玻璃门,一脚踏入大阳台的江波涛想。




当热情的阳光触上自己的皮肤,焦灼的感觉攀上自己裸露的手臂和小腿,额头几乎是瞬间就渗出了汗液,脚下的木质地板隔着鞋底都能感受到炽热。被挡在门口的周泽楷疑惑地问“不走?”江波涛反射性的退后一步,正好跌进周泽楷怀里。“嗯,太热了,我们还是回去吹空调吧。”




于是周泽楷又扶着江波涛回去,路过技工部的时候周泽楷掏出手机,在备忘录上打了几个字。




“新刊,留本。”




画手隔着窗户比了个OK。




两人又晃晃悠悠的到了二楼,去宿舍的路上,江波涛本能的想往前走,却被周泽楷一把拉近了自己的房间。“唉,小周你拖我进你房间干嘛?”“床离电脑近。”




于是江波涛现在正乖乖的躺在周泽楷床上,听着超低频的鼠标和键盘的按键声,一定不是在打荣耀。




于是他换了个朝向,面对周泽楷“不打荣耀吗?”“论坛。”周泽楷翻了一页,又看了起来。




“[轮回]听说江波涛喂血给周泽楷了?!”




“1698L一枪穿云:嗯,很好喝。”




“吃饭吗?”周泽楷伸出手,摸了摸江波涛的脸。“吃!听说今天吃汉堡肉套餐!”嗯,的确很好吃,但是他不想放过和任何一秒难得依靠的他的江波涛在一起的时间。




于是他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杜明。




“汉堡肉,两份,送来。”当杜明刚从H市回来享受宁静的时候,这条短信无情的促使他穿上衣服,穿好鞋子,人模人样的跑去食堂打了饭,再人模人样的送到了周泽楷的房间。捂着眼睛的杜明跑出房间,感叹自己不公的命运和坎坷的恋爱运。




周泽楷一勺又一勺的喂着江波涛,心里突然多了很多想法。




比如,让她偶尔依靠自己一下这种感觉,一旦被发觉,就感到气血上涌。坏心眼的撤下准备递上的勺子,周泽楷偷天换日,换成了自己的嘴唇。贴上了江波涛期待的脸,“小周…唔!”想说些什么的他被周泽楷少言的嘴堵住。




事后周泽楷乖乖的把额头伸到了江波涛曲起的食指关节下,“咚”的一下,周泽楷立马捂住额头。“痛。”江波涛收回手,佯装生气道“胡闹。”“痛。”周泽楷揉着额头上那根本不存在的包,再次发出了感官宣言。“好啦,我没打多重啊。”“痛。”江波涛缴械投降。“让我吹吹。”于是周泽楷心满意足的享受了自家副队的“痛痛都吹飞”服务。




到睡午觉的时候,被周泽楷搂在怀里的江波涛越想越觉得自己是被耍了,然后带着几分赌气味道扎进周泽楷的胸膛。周泽楷通过力道也知道自家副队闹了点小脾气,但是,对埋胸这一点,周泽楷还是很受用的。




周泽楷根本睡不着,他的大脑正处于“我吼兴奋啊”的状态。挡着阳台门的窗帘是江波涛买的,海的蓝色,底边还印着碎花型的白浪。阳光透过布料让整片蓝色开始发光发亮,周泽楷就这么一直看着。怀里的人呼吸变得平稳,大概已经睡着了。江波涛埋在胸膛里的脸也无意识的转了过来,缠着纱布的左手腕贴在周泽楷的心脏位置。




鼓动着的脉搏隔着几层纱布再隔着一件薄薄的T恤贴着同样鼓动着的心脏,周泽楷希望他能做一个有自己心跳的梦,那一定是个好梦,枪王自信满满的想。




起床时已经三四点,江波涛从床上爬起的时候突然想到”小周,你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个广告要拍?”脑袋搁在江波涛头上的周泽楷回答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悍“推了,眼睛。”“那还真是麻烦你了。”江波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头顶上的下巴轻轻地,来回刮蹭了几下自己的头发,是在摇头。




“晚上去散步好不好?我好久没去喂鱼了。”“好。”




于是在六点左右,周泽楷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捂着脸的江波涛,出现在了去花园的路上。




这把轮椅,据说是想练肌肉的杜明报名了健身房之后以防万一买的。不过他没用上,因为就在他决定的前一天,那个健身房老板卷着钱带着小三跑了。轮椅就此一直放在了洗衣房,时至今日才有人用它。




捂着脸的江波涛从指缝中漏出几句话,“我能走的…不用轮椅…”“怕你掉水里。”周泽楷拍拍江波涛的肩膀,迎面遇上了刚玩完秋千准备回去的吕泊远。




吕泊远觉得很尴尬,毕竟当初修这个秋千的时候他是带头嘲笑的那个,但是有了吊床之后他突然就能享受摇晃的乐趣了。




那么这就是江波涛的错了!吕泊远心想,要不是江波涛给他带了吊床,他就不会喜欢上摇晃,不会喜欢摇晃,就不会来玩秋千,也就不会被这么尴尬的被撞见自己正在玩自己嘲笑过的秋千。




正当吕泊远打算恶人先告状的时候,他发现江波涛在捂脸,周泽楷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好的,起码这件事情没人在意了。吕泊远点点头,脚步变得跟刺客一样,绕道走了。走之前他回头看了看周泽楷推着轮椅的背影,怎么这么像他爷爷奶奶的相处方式。




周泽楷推着江波涛到了湖边黑白柱子组成的亭子下边,柱子有点鸟居的感觉,柱子与柱子之间是一排排的黑白长凳。周泽楷从口袋中摸出一包鱼食,扒拉下江波涛捂脸的手倒在他的手心里。“湖在前面。”江波涛嗯了一声,把鱼食扔向前面,颗粒的鱼食在空中走了一个平抛运动的曲线,纷纷掉进水里。叮咚叮咚的砸出了一点声响。几只正好呆在这块鲤鱼立马凑了上来,抢食而激起的水花声进了江波涛的耳朵里。




江波涛想起那片名为江波涛的海洋,大得出奇,里面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队友家人朋友暂且不提,里面连隔壁街卖冰棍的小哥都能形成一座岛。周泽楷弯下身凑上了江波涛的耳朵,“在想什么?”。耳朵被热气弄的痒痒的,江波涛忍不住轻笑出声。“我在想我好像心里装的人挺多的呢。”“哼。”周泽楷泄愤似的咬了咬嘴边的耳朵,软软的耳垂口感好的想让周泽楷咬下去。




“看不见能把我冲到只有你的岛上,挺好的。”江波涛向后摊出手,周泽楷立马会意,又掉了点鱼食,江波涛这回是一颗一颗的扔的。“看不见也没关系,只要能碰到你我就满足了。”听到这话之后的周泽楷又蹭了蹭江波涛的脑袋“一直失明?”“你在想什么啊。”江波涛笑骂,笑声和水花声混在一起。“我想成为的是小周的左右手,不是小周的累赘,这样的生活偶尔就可以了,长期的话我会觉得自己很没用的。”“对不起。”




“干嘛要对不起啦。我想要眼睛,是因为我还想看着小周的微笑啊。”




周泽楷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忽然瞟见有两只不合群的鲤鱼不像其他同伴一样围过来抢食,丹顶昭和的鲤鱼和那山吹黄金色的相互吐着泡泡,仿佛一个池子只有他们两条鱼一样。




“喜欢。”




“我也喜欢你哦,我的队长大人。”
















后记:




这是重写了一遍的版本,嗯。




前篇煽情后篇放闪,我自然是要好好反省的。




所有现实品名大概都有好好屏蔽字。




以上,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26)

  1. 河不狗RK鲤鱼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