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不狗

蓝河prprprpr

[全职周江]江水波涛三千君不可尽饮

白写栖墨:

周江,原作设定,轮回中心。


周泽楷的占有欲强过头了,时至今日,江波涛才深受体会。


作为周泽楷的副手的时间并不算短,却也才是交往了一个多月后才发觉了这个不算太好的性格怪癖。久而久之,便给江波涛带来了一种甜蜜的烦恼。


轮回这个赛季挖掘了不少新人,由于经验不到位,新人们也只能在训练室里苦战。这中有个玩魔剑士的,江波涛十分看好,便三天两头的跑去指导指导。但今天,是轮回的正是队员们例行检查的日子,江波涛还是习惯性地来到了那位新人的后头。


“小赵啊,这里走位要再多一点。唉对,就是这样。还有这里,这段攻击出来的时候只用后退两个身位格就够了,你看这样既能躲过他的攻击也保证了自己下一击的命中不是?还有起手要…”


正当江波涛教在兴头上时,一个人挨了过来。“我。”周泽楷就讲了一个字,新人理所应当的一头雾水和反应不过来。这不代表江波涛不懂,“你来?这不太好吧小周,小赵毕竟是个近战,也不是说你近战不好啦..只是…”什么,原来是我来的意思吗?!新人这才恍然大悟,也帮忙推脱“周队..不用了,江副队教的挺好的!”


旁边的杜明本来在挑这个新来的(有女朋友的)剑客的刺儿,听到旁边的对话忍不住好奇的旁观起来。只见周泽楷伸出一只手,单看这只手,一定会有人赞叹。干净,修长,白皙,骨节分明。但是,这是一只正在往江波涛的腰际行进的周泽楷的手。只见轮回队长的手搭上了轮回副队长的腰,往自己的方向使了使力,又说了句“我。”


新人坐着看不到周泽楷的手,对这个我字依旧十分迷茫,还盼着江波涛能再翻译。但杜明倒是看得真真切切,明白那个我字是“我的”的意思。一双眼睛又被闪到像是流氓对着面门扑了把沙。只见江波涛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扯开了周泽楷的手,跑了。


又比如中午吃饭。这天吕泊远刚好在打饭的时候内急,顺口就喊了江波涛一声。“帮我打个饭啊!我要卤蛋和蛋炒饭!”“卤蛋和蛋炒饭?”正当江波涛想要怀疑这道午餐菜谱的营养价值,吕泊远已经跑没影儿了。


江波涛本来每天就是固定帮自己和周泽楷打饭的,打完了两盘之后,又得多跑一趟。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背影皱了皱眉,本来要的时间也不多,两人终于能好好吃饭了的时候,隔壁桌的佟林又喊着江波涛过去谈谈无浪新换的银装。


等江波涛回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弃自己的饭于不顾,吃起了吕泊远的卤蛋,一旁是哭笑不得的吕泊远。“我。”周泽楷又吐出一个我字,当吕泊远还在推测这个我字究竟是“这饭我吃了”还是“我不造这是你的饭啊”时。江波涛已经做出了那个大受轮回欢迎的动作,扶额。不用说,自然又是“我的”的意思。


最后这场悲剧以吕泊远含着泪吃泡面结束。


再比如,一天训练,轮到杜明跟江波涛对练。江波涛上电脑前就注意到了杜明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心想着等这盘结束后说他两下。


战局开始。


因为选用的这张地图十分开阔,障碍物少的可怜,而且两人都是近战,所以都没打算躲躲藏藏的开始。两人都做好了开局就率先抢占先机的准备,也就是所谓的先手必胜。果不其然,两人一打照面,只见吴霜钩月和无浪几乎是同一时间想对方冲去,在互相还有那么三个身位格的距离时,吴霜钩月做了一个很明显的三段斩的起势。开场就来这个?虽然惊讶了一下,但江波涛也没打消要上前的念头,而是在心里预判好了吴霜钩月的动作同时构想好了应对的微操。


就在两人擦身而过的那个瞬间,江波涛已经做出了他预判的躲避微操,但是这个时候的吴霜钩月却并没有如江波涛所愿放出三段斩,而是身姿怪异的疾退了一步然后横跳两步又放了击空剑。


江波涛开始不懂了,这种怪异的操作,简直就像操作者的脸被摁在了键盘上一样…摁在了键盘上一样…江波涛摘下耳机伸出脖子想要看看对面电脑的杜明究竟在干什么。一看,杜明已经脸朝键盘睡着了。“这小子,通宵干嘛去了。”江波涛笑骂了一句,站起。


初春的天气总是不像人们想象中的温暖,空气带着淡淡的冷冽,江波涛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杜明背上。虽然不忍心打扰他的睡眠,但为了俱乐部每个都是上千块的键盘着想,江波涛还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把键盘从杜明的脸下面扯了出来,顺带摘了他的耳机,整个过程都没有弄醒杜明。


接下来…先去找小周给他请假吧,反正这样的状态训练了不如没训练。江波涛这么想着拉开了训练室的门,门外是一个准备推开门的周泽楷。


“小周?你怎么来了?”江波涛很惊讶,因为这时的周泽楷应该在单人训练房才对。“看你。”周泽楷的答案倒是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注意到江波涛的衣服变化后又问“外套?”,江波涛侧了侧身子让出一块门后的视野,远处正趴着睡的杜明披着江波涛的外套。“估计晚上通宵了吧,开局就睡键盘上了。”周泽楷走向熟睡的杜明,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江波涛看到这一幕不禁觉得心暖暖的,结果周泽楷是把杜明背上的江波涛的外套扯了下来披了自己的上去,然后抱着江波涛的衣服,又是一个字。


“我。”


江波涛又再度增加了扶额的使用率。而睡梦中的杜明因为感到一丝寒意,惊醒,只见一个抱着衣服像是抱着宝物的队长,一个扶着额头直叹气的副队,脑子还昏昏沉沉的没反应过来。周泽楷注意到了苏醒的杜明,对他说,“你睡,晚上来找。”杜明本能又茫然的望向江波涛。“小周说让你先睡,晚上再来找他说说为什么会睡着。”“衣服,晚上给。”这回江波涛很自觉地翻译了下一句。“衣服是小周的,你记得晚上找他的时候顺便给他。”然后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对练训练室,留下一个迷茫的杜明。


常规赛,轮回对兴欣。轮回众人提前一天到了H市。


“副队副队!借一下你的浴室!我那边的淋浴有问题。”孙翔敲开了江波涛的房门,路上还在不停抱怨这个酒店的后勤。江波涛围着浴巾开了门,“…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看,我现在也要洗…”“那正好就一起吧。”周泽楷这时候刚好从房间里出来。


“不行。”他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横在了两人中间。“你去那,我这。”


江波涛不得已,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做这个动作,可是他别无选择。扶额,又是扶额,但即使是这样,江波涛也没有忘记自己从第六个赛季就开始了的使命,翻译。“小周说,让你去他那洗就好,这里…”江波涛犹豫片刻,看到周泽对他使的这个肯定的眼神还是说了出来,“他跟我洗。”“…噢..噢..好..谢谢队长..”


孙翔,蒙。


第二天众人来到了场馆。叶修带着队员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客队准备室。荣耀有句谚语,叫做叶修损于虎(并没有。


“哟,来了?”这不废话,轮回众人在心里说。“我来玩玩,你们随意就好,随意就好。”叶修找了个沙发空位就坐了下来,正好就是江波涛旁边。


“唉小江啊,我挺好奇你为什么能知道小周想表达的意思的。能不能让我测试一下你翻译器的功底,你随便问个问题,我用小周的方式回答看看你能不能理解那个意思。战术布局什么的随你问。”江波涛的脸上是和善的笑容,“那叶神我就不客气了啊。”江波涛的预备心脏脑袋转了转,刚准备开口。


周泽楷的手快速的捂住江波涛的嘴,顺带还箍住了他的右手。“唔..!”江波涛出了个声以示抗议,周泽楷不紧不慢但是又颇为果断的说。“翻译器,我的。”


这个举动逗的本来惊讶的兴欣众人大笑起来,“小周啊小周,真没想到。””你什么星座的啊!”。这回,轮到除了周泽楷和还被捂着嘴的江波涛以外的人扶额了。


“唔。”江波涛也想扶额,但他的扶额专用手被周泽楷箍住了。


江波涛觉得有必要找周泽楷好好谈谈。


这天晚上,大家训练完吃了晚饭,除了方明华有家室以外其他人都是住在俱乐部的宿舍的。江波涛敲了敲周泽楷的房间门。


“小江?”周泽楷对于江波涛的到访十分意外,哪次不是自己摸着黑从阳台去找他的。“小周,我想和你聊聊。”周泽楷立马牵着江波涛的手走进房里。江波涛关了房门,心里酝酿着台词,准备好一大堆说教之后,他对上了周泽楷微笑的脸,暗叹一口气,立马启动了B方案。


“小周觉得我是怎样的人呢?”两人挨着坐在了床上,江波涛委婉的开口。“…温柔”周泽楷没像被采访时考虑那么多秒,大概就想了两秒左右。这个答案,江波涛也料到了,又开口道“嗯…关于这点我也不否认啦,毕竟我妈给我取了个这么泛滥博爱的名字。但是小周,所谓江河啊,不是水井,一个人是解决不了的。”虽然这种话由自己来说挺不好意思的,但是想了想事实的确如此。


“…嗯。”周泽楷闷闷的应到。“我是轮回的副队长,是要连同不善言辞的小周的温柔一起给队员的身份啊,所以,小周。”江波涛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我这条江这么大,小周你是喝不完的。”


周泽楷鼓起了腮帮子,“喝的完。”面对自家队长奇怪的执著江波涛不禁轻笑出声,“喝破了肚子我可是要心疼的。”。周泽楷的腮帮子可不会这么轻易的瘪下去,江波涛有些局促,在思想上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有所动作。


身体前倾,一手撑在身体一侧的床上,一只手与周泽楷十指相扣。


“小周,我给你喝两分之一。”


 


“二分之一?”周泽楷冒了个问号。江波涛脸微微一红,然后轻咳了两声。


“我从晚上八点开始到早上八点都是你的。”


两人的脸距离不过十厘米,在周泽楷得到这个在他看来跟“享用我吧”没两样的宣言之后,枪王以他闻名荣耀的行动力亲了上去。


第二天,听说周泽楷亲自把江波涛送到新人训练室,对那个被江波涛看好的新人说。“喝。”然后走了“那个…周队他刚刚是不是说了…呵?”“哈..哈哈…”江波涛难得一次会打哈哈。


中午,吕泊远发现自己多了盘饭,桌子旁站着他们寡言的队长。“喝。”指了指饭盘,周泽楷留下一个字,走了。“啥。”吕泊远没反应过来。“喝?可这不是饭吗?”。据说那天吕泊远撑到下午第一节训练都没有去。


江波涛打开衣柜发现自己少了件外套,后来杜明哆哆嗦嗦地给送回来了。


孙翔被周泽楷带到江波涛房间的浴室里,“喝。”喝?孙翔的泪腺想要释放自我,为什么队长突然让他来浴室喝水。


虽然最后孙翔被闻风而来的江波涛救下就是了。








后记:


进了全职这个大坑快一年半了才意识到自己最喜欢的CP居然是周江,感觉我该打


怎么说呢?这种”我懂你“或是”只有我懂你“的正副队关系我真是不能更喜欢了。尤其是我这个人对温柔的角色真是没有一点抵抗力,所以对我理解中的江波涛也一直是十分偏爱的。


对于周泽楷,我是带着感激的心情理解这个角色的。如果没有周泽楷的少言寡语,就不能十分鲜明的突出江波涛读空气MAX的能力。少言寡语,行动力超群。我对周泽楷的粗略印象就是这样,再深入的话,大概就是觉得他感情方面应该有点笨拙。


所以我在决定写周江的”江水波涛三千君不可尽饮“几乎是反射性的来到我的脑海里。


有些小孩子脾性的枪王大人便这么出现了!ooc,应该是会有的,所以期望谅解。


点进来并看到这里的人,谢谢你。



评论

热度(68)

  1. 河不狗RK鲤鱼王 转载了此文字